郑亚文记者专题文章,此文章在微信公众号,今日头条等各大网站转载:


转载:富士康工程师转行生产太阳能背包,年销百万个,照亮非洲贫民窟



文/郑亚文

编辑/屠雁飞

今年6月,李红波和妻子带着自己研发的30个太阳能背包,到南非的第一大城市约翰内斯堡,参加箱包展览。


结果,他们带的背包样品全都被非洲客户抢购一空。就连他随身背着的一个太阳能包,都被热情的非洲客户坚持买走了。


一位南非的客户告诉他,这些太阳能背包,是打算卖到贫民窟的。“那里的孩子,学习环境很差,晚上没有电灯读书、写字,只能点蜡烛。”


2009年,李红波就开始着手研发太阳能板背包。这种太阳能背包不仅能装东西,还能充电、照明。


原本,他以为自己的产品定位中高端,是欧美人在户外旅行时才会用到的。却没想到,无意中通过阿里巴巴国际站,打开了非洲市场。



贫民窟的太阳能背包


四个月前,李红波去了一趟南非第一大城市约翰内斯堡,他和妻子带着30个太阳能背包样品,参加当地的一个箱包展。


3天的展览时间,李红波的展区吸引了几百位南非客户的驻足,他带的几十个样品,被客户一抢而空。“都要去了店铺地址,说一定要找我订货。”


结束展览后,李红波抽空在约翰内斯堡游览了一圈。约翰内斯堡是南非最繁华的城市,附近金矿丰富,被称为“黄金之城”,那里大厦林立,娱乐场光影缤纷,也是南非的旅游胜地。


但是,当李红波租车行驶在约翰内斯堡的市郊区时,眼前的景象让他终生难忘。


马路左边是红砖绿瓦的别墅建筑群,一幢幢小洋楼鳞次栉比,隐藏在高大的绿化丛林里。马路的另一边,是一望无际的贫民窟,铁皮和木板随意搭起来的棚户屋挤在荒漠里,零星几件衣服挂在门口的晾衣绳上随风乱舞。


这是李红波第一次见到真实的贫民窟。公路,河流成了分界线,将富人和穷人分割开来。


南非的客户告诉他,一到晚上,富人区是一片灯火通明,贫民窟只有星星点点的亮光。


“贫民窟有很多地方还没有通电,他们晚上只能靠点蜡烛照明。”在和李红波合作前,南非商人德拉米尼一直做着蜡烛的生意,他专门从中国进口蜡烛,卖到南非的贫民窟。但这些年,中国的蜡烛厂家数量锐减,他不得不到印度去找货源。


前几年,他从阿里巴巴国际站上认识了李红波,开始把太阳能背包卖到贫民窟。这时,李红波才真正意识到,自己的太阳能背包,为何在非洲如此抢手。


催生出的“太阳能背包”

 

李红波是湖北黄冈人,2003年,他大学毕业,在深圳富士康担任工程师,不久后,他又跳槽到一家外资企业,做着同样的工作。在老家人看来,外企工程师是一个荣耀无比的职业,但他自己“总觉得太舒服”,想趁年轻折腾一番。


2007年前后,国内涌起了一股创业潮,深圳华强北,一夜暴富的故事不断发生着。李红波也坐不住了,他和妻子辞职,在当时一些冷门的行业里,挑选创业的机会。最后,他们看上了移动电源。


当时,智能机还未兴起,苹果手机也还没进入中国消费者的视线。移动电源只能给2G手机充电,还是一个新鲜玩意儿,但李红波看上了它的未来。


他在1688上选中了一款移动电源,并把它上架到阿里巴巴国际站上。没过多久,就有美国客户下单了。


之后,李红波又连续开发了几款不同样式的太阳能充电宝。开店的第一年,店铺仿佛踩中了时代的节拍。李红波和员工每天早上到办公室时,都能看到店铺后台的留言,“美国的迈克尔又下了500部太阳能移动电源。”“加拿大的卡拉又来啦。”


但好日子并没过多久。2008年,由美国爆发的金融危机席卷全球,大洋彼岸这间4只有四、五人的小办公室,也受到了波及。


十几个老客户陆续不见了,“连续几个月没出现。”李红波的员工找到客户公司的电话,一个一个地打过去,结果都说“市场行情不好”不下单了。还有几位客户的公司直接倒闭了。电话那头的声音是陌生的,“原来的公司被卖掉了。”


“过去一年,辛苦挣的钱,几乎全都赔光了。”李红波亟待一个翻身的机会。


一天,一个销售移动电源的客户找到李红波,问他能不能做出一款太阳能移动电源。“这个客户在自己庭院里看到了太阳能面板灯,突发奇想,是否能把太阳能板用到移动电源上?”


他找到一家做太阳能面板的工厂合作。第一款太阳能充电宝,只能输出200毫安的电量。2009年,苹果3G手机面市,李红波的客户经常找他抱怨,“电容量太小,能否开发出更大功率的充电宝?”


太阳能板充电量的大小,取决于面板的大小,面板越大,接触太阳的面积就越大,可以储存更多的能量。他左思右想,“充电宝是在外出时用的,大家出门都会带包,如果把太阳能板装在包包上,既能解决充电问题,也能解决功率的问题。”


出口100万个背包


李红波找了一家箱包工厂合作,试着将太阳能板,装到背包上。一个简单的商务双肩包上,足足有十几厘米长的太阳能板,能输出2000毫安的电量,足够当时一支手机连续充6个小时。


在欧美市场,李红波的这款背包卖爆了。美国、法国、德国客户纷纷找上门,“每年都要发出六、七十万个背包。”


连续九年,李红波的订单全都来自欧美发达国家。他甚至参透了不同国家人的喜好:英国人喜欢纯黑色的包包,美国人喜欢花哨的颜色,亚洲人喜欢潮流时尚的。


但他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的包包会卖到非洲贫民窟。那一年,因为来自非洲的订单,李红波的订单量甚至史无前例地冲到了一百万个。


2016年夏天,一个非洲科特迪瓦的客户在阿里巴巴国际站上找到李红波,问他能否帮忙做一批有照明功能的太阳能背包。


当时,正好是科特迪瓦的学生们开学。当地有很多地方仍没有通电,学生们放学后,只能迎着昏暗的蜡烛光亮写作业。

这位客户在国际站上一口气下了4万个背包,要求是“成本不要太高,学生家里买不起。”

接到订单后,李红波就开始考虑,如何在降低成本的同时,满足学生基本的照明要求。

和设计师讨论了几天后,李红波决定去掉背包上的充电功能,让“太阳能充电背包”,变成“太阳能照明背包”。

省去了充电功能,就节省了将近一半的成本。在太阳能面板下面,李红波装上了一块白色的反光条。在黑暗的地方,反光条发出的光亮,足够满足小孩子晚上学习使用。

李红波还设计了另外一款,直接在背包上装上一个USB灯。白天,孩子背着书包,让太阳能面板吸收足够的能量,晚上,把USB灯插到背包上,整个屋子都被照亮了。


4万个背包,李红波的工厂加班加点,一个多月就赶制出来,寄到了非洲。这款背包,他出货价仅10美元一个。比出口欧美的,最多相差七八十美元。


南非的新客户

 

李红波本以为,这笔来自非洲的订单纯属偶然。但没多久,陆陆续续又有十几个来自南非、西非几个小国家的客户,每年都在店里下单几十万个背包。


前不久,国际站店铺的后台,又慕名来了一个非洲客户。

贝拉克(化名)是南非颇有名望的足球运动员。几年前,他退役回到自己的家乡约翰内斯堡。在约翰内斯堡的市郊区,有一片延绵数公里的贫民窟,贝拉克的父母就生长于此。

“父辈那一代,小时候没有娱乐项目,男孩们唯一的乐趣,就是把报纸包起来,当作足球踢。”贝拉克回忆,靠着父辈的努力,他出生时,家里就跻身南非的中产阶层。贝拉克没有贫民窟的生活经历,却对那里的孩子们极为关注。

他曾看到,贫民窟的小孩光着脚,穿梭在铁皮造的棚户屋之间,逮着一个纸球踢来踢去。村子里没有通电,一到夜晚漆黑一片,他想让孩子们有条件学习。


找到李红波时,贝拉克对太阳能背包技术一窍不通。听说太阳能背包不用依靠电线,就能让灯泡亮起来,这位退役的球员立马从南非飞到了深圳。

在李红波合作的工厂里,贝拉克亲眼目睹了太阳能背包生产的全过程,见证了李红波将样品打样出来。他立马从国际站上订了几千个包包,后来每隔1-2个月,贝拉克就自动从李红波的店里买下几百、上千个太阳能背包。

一次聊天中,李红波才知道,贝拉克买下的这些背包,全都免费送给了贫民窟的孩子们。在约翰内斯堡参加箱包展览时,李洪波还顺道去拜访了贝拉克。


从南非回来,李红波特意给自己9岁的儿子,讲了非洲贫民窟小孩的生活和学习,小家伙对这个自己从未接触过的世界,兴趣颇深。他望着自己房间里,堆满了的小汽车、机器人还有文具,说了一句,“爸爸,下次你帮我把玩具和文具送给非洲的小朋友吧。”


眼下,天猫双11要到了,李红波要多准备一些货。“每年天猫双11,都有不少国内的客户来下单。”他要多囤些货,给非洲的孩子们备着。


受访店铺:深圳市亿声创想电子有限公司


深圳市亿声创想电子有限公司
专业致力于太阳能充电器、太阳能背包、LED箱包等光、电特种手袋产品的开发、生产及销售
#
新闻资讯
联系我们
邮箱: grid@eceen.com
电话: 0755-23461575
QQ: 314969310/3416119692
诚信通: solarbackpack
地址:  深圳市龙岗区龙岗街道新生社区坪西南路29号B栋3楼 
邮编: 518116
热点资讯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热点资讯
转载:富士康工程师转行生产太阳能背包,年销百万个,照亮非洲贫民窟
日期: 2020-06-09   浏览次数: 699

郑亚文记者专题文章,此文章在微信公众号,今日头条等各大网站转载:


转载:富士康工程师转行生产太阳能背包,年销百万个,照亮非洲贫民窟



文/郑亚文

编辑/屠雁飞

今年6月,李红波和妻子带着自己研发的30个太阳能背包,到南非的第一大城市约翰内斯堡,参加箱包展览。


结果,他们带的背包样品全都被非洲客户抢购一空。就连他随身背着的一个太阳能包,都被热情的非洲客户坚持买走了。


一位南非的客户告诉他,这些太阳能背包,是打算卖到贫民窟的。“那里的孩子,学习环境很差,晚上没有电灯读书、写字,只能点蜡烛。”


2009年,李红波就开始着手研发太阳能板背包。这种太阳能背包不仅能装东西,还能充电、照明。


原本,他以为自己的产品定位中高端,是欧美人在户外旅行时才会用到的。却没想到,无意中通过阿里巴巴国际站,打开了非洲市场。



贫民窟的太阳能背包


四个月前,李红波去了一趟南非第一大城市约翰内斯堡,他和妻子带着30个太阳能背包样品,参加当地的一个箱包展。


3天的展览时间,李红波的展区吸引了几百位南非客户的驻足,他带的几十个样品,被客户一抢而空。“都要去了店铺地址,说一定要找我订货。”


结束展览后,李红波抽空在约翰内斯堡游览了一圈。约翰内斯堡是南非最繁华的城市,附近金矿丰富,被称为“黄金之城”,那里大厦林立,娱乐场光影缤纷,也是南非的旅游胜地。


但是,当李红波租车行驶在约翰内斯堡的市郊区时,眼前的景象让他终生难忘。


马路左边是红砖绿瓦的别墅建筑群,一幢幢小洋楼鳞次栉比,隐藏在高大的绿化丛林里。马路的另一边,是一望无际的贫民窟,铁皮和木板随意搭起来的棚户屋挤在荒漠里,零星几件衣服挂在门口的晾衣绳上随风乱舞。


这是李红波第一次见到真实的贫民窟。公路,河流成了分界线,将富人和穷人分割开来。


南非的客户告诉他,一到晚上,富人区是一片灯火通明,贫民窟只有星星点点的亮光。


“贫民窟有很多地方还没有通电,他们晚上只能靠点蜡烛照明。”在和李红波合作前,南非商人德拉米尼一直做着蜡烛的生意,他专门从中国进口蜡烛,卖到南非的贫民窟。但这些年,中国的蜡烛厂家数量锐减,他不得不到印度去找货源。


前几年,他从阿里巴巴国际站上认识了李红波,开始把太阳能背包卖到贫民窟。这时,李红波才真正意识到,自己的太阳能背包,为何在非洲如此抢手。


催生出的“太阳能背包”

 

李红波是湖北黄冈人,2003年,他大学毕业,在深圳富士康担任工程师,不久后,他又跳槽到一家外资企业,做着同样的工作。在老家人看来,外企工程师是一个荣耀无比的职业,但他自己“总觉得太舒服”,想趁年轻折腾一番。


2007年前后,国内涌起了一股创业潮,深圳华强北,一夜暴富的故事不断发生着。李红波也坐不住了,他和妻子辞职,在当时一些冷门的行业里,挑选创业的机会。最后,他们看上了移动电源。


当时,智能机还未兴起,苹果手机也还没进入中国消费者的视线。移动电源只能给2G手机充电,还是一个新鲜玩意儿,但李红波看上了它的未来。


他在1688上选中了一款移动电源,并把它上架到阿里巴巴国际站上。没过多久,就有美国客户下单了。


之后,李红波又连续开发了几款不同样式的太阳能充电宝。开店的第一年,店铺仿佛踩中了时代的节拍。李红波和员工每天早上到办公室时,都能看到店铺后台的留言,“美国的迈克尔又下了500部太阳能移动电源。”“加拿大的卡拉又来啦。”


但好日子并没过多久。2008年,由美国爆发的金融危机席卷全球,大洋彼岸这间4只有四、五人的小办公室,也受到了波及。


十几个老客户陆续不见了,“连续几个月没出现。”李红波的员工找到客户公司的电话,一个一个地打过去,结果都说“市场行情不好”不下单了。还有几位客户的公司直接倒闭了。电话那头的声音是陌生的,“原来的公司被卖掉了。”


“过去一年,辛苦挣的钱,几乎全都赔光了。”李红波亟待一个翻身的机会。


一天,一个销售移动电源的客户找到李红波,问他能不能做出一款太阳能移动电源。“这个客户在自己庭院里看到了太阳能面板灯,突发奇想,是否能把太阳能板用到移动电源上?”


他找到一家做太阳能面板的工厂合作。第一款太阳能充电宝,只能输出200毫安的电量。2009年,苹果3G手机面市,李红波的客户经常找他抱怨,“电容量太小,能否开发出更大功率的充电宝?”


太阳能板充电量的大小,取决于面板的大小,面板越大,接触太阳的面积就越大,可以储存更多的能量。他左思右想,“充电宝是在外出时用的,大家出门都会带包,如果把太阳能板装在包包上,既能解决充电问题,也能解决功率的问题。”


出口100万个背包


李红波找了一家箱包工厂合作,试着将太阳能板,装到背包上。一个简单的商务双肩包上,足足有十几厘米长的太阳能板,能输出2000毫安的电量,足够当时一支手机连续充6个小时。


在欧美市场,李红波的这款背包卖爆了。美国、法国、德国客户纷纷找上门,“每年都要发出六、七十万个背包。”


连续九年,李红波的订单全都来自欧美发达国家。他甚至参透了不同国家人的喜好:英国人喜欢纯黑色的包包,美国人喜欢花哨的颜色,亚洲人喜欢潮流时尚的。


但他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的包包会卖到非洲贫民窟。那一年,因为来自非洲的订单,李红波的订单量甚至史无前例地冲到了一百万个。


2016年夏天,一个非洲科特迪瓦的客户在阿里巴巴国际站上找到李红波,问他能否帮忙做一批有照明功能的太阳能背包。


当时,正好是科特迪瓦的学生们开学。当地有很多地方仍没有通电,学生们放学后,只能迎着昏暗的蜡烛光亮写作业。

这位客户在国际站上一口气下了4万个背包,要求是“成本不要太高,学生家里买不起。”

接到订单后,李红波就开始考虑,如何在降低成本的同时,满足学生基本的照明要求。

和设计师讨论了几天后,李红波决定去掉背包上的充电功能,让“太阳能充电背包”,变成“太阳能照明背包”。

省去了充电功能,就节省了将近一半的成本。在太阳能面板下面,李红波装上了一块白色的反光条。在黑暗的地方,反光条发出的光亮,足够满足小孩子晚上学习使用。

李红波还设计了另外一款,直接在背包上装上一个USB灯。白天,孩子背着书包,让太阳能面板吸收足够的能量,晚上,把USB灯插到背包上,整个屋子都被照亮了。


4万个背包,李红波的工厂加班加点,一个多月就赶制出来,寄到了非洲。这款背包,他出货价仅10美元一个。比出口欧美的,最多相差七八十美元。


南非的新客户

 

李红波本以为,这笔来自非洲的订单纯属偶然。但没多久,陆陆续续又有十几个来自南非、西非几个小国家的客户,每年都在店里下单几十万个背包。


前不久,国际站店铺的后台,又慕名来了一个非洲客户。

贝拉克(化名)是南非颇有名望的足球运动员。几年前,他退役回到自己的家乡约翰内斯堡。在约翰内斯堡的市郊区,有一片延绵数公里的贫民窟,贝拉克的父母就生长于此。

“父辈那一代,小时候没有娱乐项目,男孩们唯一的乐趣,就是把报纸包起来,当作足球踢。”贝拉克回忆,靠着父辈的努力,他出生时,家里就跻身南非的中产阶层。贝拉克没有贫民窟的生活经历,却对那里的孩子们极为关注。

他曾看到,贫民窟的小孩光着脚,穿梭在铁皮造的棚户屋之间,逮着一个纸球踢来踢去。村子里没有通电,一到夜晚漆黑一片,他想让孩子们有条件学习。


找到李红波时,贝拉克对太阳能背包技术一窍不通。听说太阳能背包不用依靠电线,就能让灯泡亮起来,这位退役的球员立马从南非飞到了深圳。

在李红波合作的工厂里,贝拉克亲眼目睹了太阳能背包生产的全过程,见证了李红波将样品打样出来。他立马从国际站上订了几千个包包,后来每隔1-2个月,贝拉克就自动从李红波的店里买下几百、上千个太阳能背包。

一次聊天中,李红波才知道,贝拉克买下的这些背包,全都免费送给了贫民窟的孩子们。在约翰内斯堡参加箱包展览时,李洪波还顺道去拜访了贝拉克。


从南非回来,李红波特意给自己9岁的儿子,讲了非洲贫民窟小孩的生活和学习,小家伙对这个自己从未接触过的世界,兴趣颇深。他望着自己房间里,堆满了的小汽车、机器人还有文具,说了一句,“爸爸,下次你帮我把玩具和文具送给非洲的小朋友吧。”


眼下,天猫双11要到了,李红波要多准备一些货。“每年天猫双11,都有不少国内的客户来下单。”他要多囤些货,给非洲的孩子们备着。


受访店铺:深圳市亿声创想电子有限公司


留言评论
版权所有 © 深圳市亿声创想电子有限公司 粤ICP备16024316号
我要啦免费统计